乌镇再燃互联网之光:多项黑科技竞相媲美 网络安全备受关注
习近平这些年为世界互联网发展提出的中国倡议
李克强对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作出重要批示

民工包工头:垫钱、出力建设新农村 向政府讨要工程款太苦太难

发布时间:2016-08-19  来源:中国法治法制新闻网  字体大小[ ]

 

 垫钱、出力建设新农村 向政府讨要工程款太苦太难

想要给老百姓“耗”的领导,你如何对得起党给你的岗位

四川成都天府新区等领导如何为民工办事?

   因材料款、民工工资等工程款被拖欠,我们多次找到成都天府新区万安街道办领导,但是我们听到最多的却是领导们反复说,他们有律师、村上有两个,街办有三个,都是国家出钱,他们不用给,他们有时间和精力有人给他们出主意,给我们耗……从去年的街办刘志兵副书记、成孝军主任、李辛主任、到年后的人大副主席史主席、郭主任等领导,我们是老百姓,全部的积蓄都全部用于建设成家大院,我们请不起律师,也耗不过村委会和街道办。但我相信正义和公理,我不相信老百姓就找不到一个说理的地方。可时至今日,时间一晃就过去八个多月了,我的眼前越来越黑暗……

  我是成家大院旧院落改造工程的前期实际施工人李爱军,2015年5至8月,怀着一份美好的愿望,在成都XXX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老总何X的美好描绘下,为打造美丽的天府新区万安镇双泉村成家大院新农村建设,何X描述,他与俄罗斯的亲戚要在双泉村建俄罗斯乡村酒店,还要打造乡村旅游、修建别墅等大型项目,做了20多年建筑管理工作的我感觉这也许就是一次机遇,因为他的描述并不是不可行,美丽的前景也让我动心,也响应习主席的中国梦的精神,还能为一方百姓造福,我决定加入他的梦想。

  为了自己,也为了这个梦,我于2015年8月开始第一批次的成家大院建设工作。本以为是一个美好的梦,可谁曾想,却掉进别人精心设计的陷阱,时至今日我才明白。下面我简述一下事情的缘由吧!

  天府新区万安街办双泉村成家大院旧院落改造工程合同要求于2015年8月17日开工,2016年1月31日竣工。经前期严格考察和研究,双泉村村委会为该工程业主方,投资商成都XXX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全面出资并组织实施该工程,经投资商老板何X多方考证和磋商,确认实际施工合伙人为本人李爱军。2015年6月19日,双泉村村委会在万安镇政府的监督下,与成都XXX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了项目投资协议书,协议投资商采用投建一体,自主确定施工单位,资金兜底。村委会负责农户搬迁和场平工作,并于2015年7月10日前交投资商建设。协议第三.5条约定,村委会应在7月1日前向参与农户按5000元/人收取建房保证金,新建房若无质量问题,农户不愿入住,保证金不退还,投资商有权处置该户房屋。村委会按搬迁合同与农户结算,农户缴清结算款后,才能允许选房和领取钥匙,村委会将结算资金收缴后一次性支付给投资商。为了老百姓的利益能快速得到保障,投资商与双泉村村委业主方还于2015年8月10日签订了补充协议,其主要约定为补充协议第二条:工程必须于2015年8月17日开工,2016年1月31日竣工,如不能达到该要求,视为投资商违约,将没收履约保证金,村委会有权另确定投资人,如因村委会原因造成项目工期拖延,则整个工期顺延,村委会每天承担项目投资罚息0.5%。此投资协议及补充协议万安街办(原万安镇)作为监管方均签字盖章予以确认。

  我实际施工方于2015年8月24日方举行开工仪式,后因拆迁补偿及农户与村委会之间的原因,不能实际施工,村委会在8月底前因各种不明原因违背投资协议要求,将房屋未开建即分配到户,又在其强烈要求下,在图纸严重不齐1、2、3号楼处未拆迁的情况下被动组织施工,施工过程中却多次更改,直至10月10日,拆迁工作及图纸才基本得到解决,都还有部分楼号图纸不齐,为此我实际施工方还向投资商、项目监理、业主代表等发函催促要求顺延工期,得到书面签收,但未收到书面回复。我们长期从事施工管理工作,相关的规范要求我们熟知,知道房屋建筑必须满足的三个基本条件,一是房屋结构安全,二是满足使用功能,三是符合设计的外立面要求。在满足上述三个要求的情况下,我们对图纸及设计施工规范进行多次研讨,发现构造柱设置严重超多,故在9月14日地基基础验槽时与结构设计进行了沟通,得到初步同意,此事监理知晓,故在我们施工至2层时也未出具书面整改资料要求我们整改。2015年10月下旬,可能意识到自己的工作不足,导致工期延误较长,在村委会及其领导下的院落委员会的操纵下,大量村民(其主要为其院落委员会家庭成员)进场阻工,提出了构造柱及质量问题(专业人员现场监理、业主代表未提出,我们也未收到相关的书面整改资料)。我们也意识到管理过程中的不足,有少量的质量通病,构造柱布置虽得到设计口头同意,未形成书面材料,虽然知道房屋结构安全没有任何问题,但我施工方全力配合整改,他们要求加飘窗(图中未有)我们加,他们要求整改我们整改,但仍满足不了他们,后来我们才知道,他们本意不是要我们整改,因为他们知道房屋结构安全没有问题,我们提出房屋质量鉴定被否定,其实就是为了要钱和后面的目的。这在2015年12月15日就构造柱一事在华阳古城小区对面的凉水井茶楼中商议时表现的淋漓尽致,明确且强烈要求我们对原本只需要300元左右每层每根的构造柱整改好了的要2500元/层/根,未整改好的要3000元/层/根。投资商和我们迫于无奈屈服,并将50万元现金取了带到现场解决,可这时又出现变故,他们不按图纸进行核对,要按户型进行,就是因为会增加根数,还有许多我们不知道的变化,导致最终无法解决。

  后来我们又发现我们又错了,他们要的远不止这些,他们的目的是因为我们不能给他们想要的而将我们清退出场,好安排他们可以控制或有亲密合作关系的XX建设进场,以达到其目的。其后期手段是通过要投资商缴纳未有任何依据的200万元(实缴纳100万元)到村委会,结果未在规定时间交齐为由而造势投资商实力不足,在村委会本该负责的工作未完成造成工期延误原因置之不理,却说投资商在2016年1月31日未完成而解除其投资合同。并从2016年1月初开始就带领四川XX建设进行现场考察,由万安街办蒲贵琼书记在2016年1月26日召开的街办主要领导及投资、建设方以及村委会刘书记等参与的会上亲自定调由其接手,施工单价从我们的1200元/平米提至1460元/平米,而我们前面施工的1至19号楼主体工程(砌体、钢筋、混凝土等结构除15号楼二、三层砌体外全部完成)仅作价500万元,这类二、三层三砖混结构别墅型